奶牛毕业了

  今天中午跟浩文、大双、守谦、高强吃了顿不算散伙饭的散伙饭,该聚的也就这样子聚完了,虽然还有很多人想见,但终还是没见上一面。不要问我工作如何,我心理上还没准备好,再给我两年准备吧。 正如酱所说,毕业是件很仓促的事儿。 做毕设的时候挺紧张挺充实的,甚至觉得是大学最充实的日子,可是毕设完成后就是整理论文,答辩,一切都变得匆匆了,那份离愁却不断涌来,说真的,还没玩儿够,没学够,好多东西都还只…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