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blog my blog

Monthly 十月 2019
穷病——应该可以治

我卖了这么多年药,发现世界上只有一种病—“穷病”。这种病你治不好,也治不过来。

 

穷病,能治么?我觉得能,只是不是所有人的穷病都能治。

这些日子一直在思考,关于穷病。

今天又重看了《我不是药神》,人生不能缺少思考,如行尸走肉一般,如果说这部电影是讲正版盗版药,我觉得不够透彻,最根本的应该是那个行走江湖多年的假药骗子说的话,关键点是“穷病”。

假如,我是说假如,所有人都买得起正版药,谁去买盗版药。

但是,买不起。

你说是药贵么?对,确实贵。

但根本呢,穷!

工作已有一些年头了,可能大多数人的想法,结婚–买房–供房贷。

但是,如果在这个最佳的翻身时机做一个无法翻身的选择,我觉得不明智。起初,我觉得可能买了房子就真的没有钱去做些什么了。

今年的HK事件也让我有了更多的思考,直到前阵子偶然看到一本关于负债和资产的书,我仿佛看到了新世界的大门朝我敞开了。

房子,到底是资产还是负债?

HK事件,归根结底是房子的问题?是政治的问题?

仅在这个思考的清晨,记录下最近的收获。